首 页  网站地图  收藏本站  关于我们 English
     
热门关键字
您的位置:黄山租房网>租房故事>

小女生与大男生合租 公寓成了他们的“媒人”

来源:作者:本站 打印本页】【关闭页面
诗虹大学毕业后来到上海工作。起初,她住在上海的一位亲戚家里。亲戚待她很好,还专门让出一间小屋给她住,可她总觉得不自在。下了班,如果想和同事出去吃晚饭或是上酒吧坐坐,她就得打电话向亲戚请假,而且时刻得关注时间,不能回去得太晚。因为亲戚的年纪都大了,习惯早睡早起,回去得晚就会惊醒他们。“他们对我确实挺好。可是,我就是觉得心情有些压抑,凡事都得小心翼翼。”

诗虹盘算着自己租房子住,又害怕直接说出来亲戚不高兴,就想着各种办法。最后,她还是撒谎说公司分了宿舍,离开了亲戚家,搬进了与另一个女孩子合租的屋子。论条件,那屋无法与亲戚的家相比:离城远,周围的辅助设施也不完备。但是诗虹觉得很自由,因为这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,约一堆朋友来闹到三更半夜都没关系。

但是,住久了,矛盾就来了,最后还与合租的那个女孩弄得很不愉快。导致合租生活失败的根本原因,在于权利与义务的不平衡。自己放在客厅里的饮料两天就空了;搁在公用冰箱里的速冻食品被人家吃掉了;那女孩让自己忍受了一夜喧闹后,还扔下一个满地狼藉的现场……诗虹觉得这样的合租渐渐变成一种煎熬。

最终,诗虹结束了那里的合租生活。她并没有因噎废食。在她看来,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太孤独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为此,她调整了挑选合租伙伴的原则:不找同性。她觉得,女孩子之间容易斤斤计较,让人感觉太累,男孩的活力和女孩的细致,如果较好地互补,生活就会更加美好。

几经周折后,诗虹和男同事沈伟合租了一套房子。他们在同一公司上班,一个搞平面文案,一个搞美工设计,彼此的工作需要经常沟通。而公司时兴“SOHO”(家庭办公)族的上班方式,一周只需上公司一次。尽管可以通过电子邮件商量公务,总是感到不太方便。于是,他们想到了合租,觉得那样既方便工作,又解决了住房问题。

合租后,各人的卧室依旧是私人空间。平时,各自在自己的房里做事;需要沟通时,就到客厅聊天,或一起看电视。合租的各项开销原则上实行AA制,但沈伟对此不会太计较,作为男人和同事的他,常常抢先“买单”。有时空闲中也会共享生活的情趣,如沈伟烧一桌好菜,邀请诗虹分享;而诗虹也经常买些鲜花、小饰品装扮客厅。

生活十分快乐,工作效率也提高不少。合租生活的彼此默契,延伸了他们的情感。沈伟十分希望真的有一天,他们之间能发生一点故事。那么,合租的公寓就会成了他们的“媒人”。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